• 王宝雨任天津市北辰区代理区长(简历) 2019-03-17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2-12
  • 简直不要命!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-02-12
  • 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士祎做客人民网 2019-01-11
  • 屈子何寻?那个叫屈原的人,原来离我们这么近…… 2019-01-02
  •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-01-02
  •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:第一0八章 降伏

      钱氏父女一死,文奎的内心五味杂陈。这是自己想看到的结果,甚至可以说这是自己的阴谋!

      千辛万苦来到铜鼓山,不就是想壮大实力吗?

      等结果一旦来了,文奎还是有点过意不去。死去的这几个人,都和自己无怨无仇。但他们都死于自己的阴谋之下。

      山中无老虎,猴子充霸王。

      大约黎伴天看到时机来了,以为自己能顺理成章地坐上第一把交椅,对着有些嘈杂的人群喊道:“静一静,都给我静一静!”

      那些乱七八糟的队伍果然安静下来。

      “国不可一日无君。家不可一日无主。钱大当家死了,李二当家也死了。我们铜鼓山山寨还要继续下去,现在我宣布,由我暂时代理大当家。有意见的可以站出来!”

      哇噻噻——这脸皮够厚的!

      那些匪徒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发出了叽叽喳喳的议论声。有赞成的,也有反对的。什么样的意见都有。

     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他们完全忘记了李敢的存在,也忘记了文奎的存在。

      文奎和辛力刚几个人分散站开,悄然撤到主席台一侧。那里有二十名刀斧手,他们的手里拿着无比锋利的砍刀,可以随时让人头落地。

      而文奎的意思是,不想再有无畏的人员伤亡!

      “你们别乱来,先把他们放了!”

      几支乌黑的枪口对准刀斧手,警告他们不要再杀人了。然后文奎亲自上去,为李氏家族的人员松绑。这生动的一幕,让躲在密林里的李敢完全懵逼了。

      他们这是干什么?

      李敢手里的弓箭拉了满弓,正准备对文奎等人下手。如果不是现场太乱,他下一个目标肯定是官方派来祝寿的人。至少这些人和钱世财是蛇鼠一窝,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      看见家人被一个个释放,李敢又怎么下得去手?

      黎伴天看到这一幕,却是怒了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    黎伴天挥舞着手里的砍刀,从台下跳到台上,直面文奎等人?;蛐?,此刻他正以山寨“老大”的身份自居。

      文奎冷笑道:“黎伴天,你算老几?”

      “我是老大,这里现在是我说了算!”

      “你说了算,也不能滥杀无辜呀。这些男女老少,都是李氏兄弟的家人,他们没有犯死罪,不应该就这么死了。所以,我想放掉他们?!?br/>
      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      黎伴天的情绪有些激动起来。这些人可都是他亲自带人去抓来的,现在要是放了他们,还不是被他们所记恨?既然已经结下了仇,岂有放走之理?

      文奎又冷笑一声,问道:“黎伴天,你难道忘记了钱氏父女是怎么死的吗?李敢还在附近,他会随时对你放冷箭啊。难道你不怕死吗?”

      其实这是一句废话。无论谁都是怕死的。黎伴天也怕死!

      只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他暂时忘记了死亡。这个山寨,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,先后没有了大当家和二当家,连继承人钱英都死了。这种时候,他作为第一大队副大队长,是有希望当老大的!

      更重要的是,黎伴天完全忘记了,昨天三百多人,是怎么被文奎带来的四个人缴了械!

      利益一定会把一个人的头脑给冲晕了。现在的黎伴天就处于这个阶段。经文奎一提醒,他倒是有些清醒过来。

      不过,一切已经晚了!

      嗖!

      又是一支利箭破空而来!

      黎伴天刚刚意识到危险时,利箭从山寨的某个角落射出来,从他的后背心进去,再从前胸出来!他甚至看见了利箭的箭头穿透了自己的胸膛。

      黎伴天伸出手指头,旋转了一圈,然后直挺挺地倒在地上。

      该死的都死了!

      文奎看见一个手执弓箭的年轻人,大摇大摆地从密林里走出来。

      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不怕死的家伙!

      辛力刚、张龙、钟智、文冲等四支手枪,一齐对准了李敢。估计李敢自己也意识到,这些人要是想对他开枪,他昨天就死了,根本活不到今天,更没有机会报仇。

      只是这个玄机,没有人能看懂。而李敢看懂了......

      “小人李敢,感谢几位官人的不杀之恩?!?br/>
      文奎看笑了,说道:“李敢,其实我们也不是官人,我们的身份和你们一样,是土匪!实不相瞒,我们来自黑水寨。我就是黑水寨的大当家文奎!”

      李敢听到后面这句话,直接两腿一软,跪拜在地上,喊道:“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大当家饶恕小人不死!”

      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!

      文奎主动亮明身份,李敢想不服不行。人家就凭着那么三五个人,硬是把铜鼓山山寨给铲平了。短短一天时间,山寨连个继承人都找不到。

      辛力刚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李敢,你的轻功好箭法也不错。但你的为人太差,心肠太黑。竟然敢对文少爷下黑手?!?br/>
      李敢不得不点头认错:“李敢该死。所有的过错皆因李敢而起。李敢愿意承担所有的罪责,只是有一个小小的要求,恳求各位放过李氏兄弟的家属。他们是无罪的?!?br/>
      文奎环视了一下操场那近千名匪徒,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凌厉起来。既然来了,当然不能空着手回去。这个李敢,也不可能让他在铜鼓山坐大。

      “李敢——”

      “在!”

      “我可以饶你不死,也可以饶你家属不死。但铜鼓山的寨旗从今天开始,必须换成我的!”

      寨旗红白相间,中间一个“钱”字。这面旗的主人已经死了,的确该换了。而对于文奎而言,换了旗帜,就等于换了主人。

      从今天起,他就是这个山寨的主人。不知道那些手执刀枪的精壮汉子是否会同意?

      李敢毕竟没当过“老二”,权力欲望并不像李冒那么强。再说,凭当下的实力,文奎的人能轻松杀了他的全家。

      “不过,你可以去我的山寨当个队长,家属也可以去黑水寨生活,不知你是否愿意?”

      李敢迟疑了一会,大声答应道:“小人愿受文大人差遣?!?
  • 王宝雨任天津市北辰区代理区长(简历) 2019-03-17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2-12
  • 简直不要命!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-02-12
  • 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士祎做客人民网 2019-01-11
  • 屈子何寻?那个叫屈原的人,原来离我们这么近…… 2019-01-02
  •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-01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