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新闻有温度——西部网新闻频道(陕西新闻网) news.cnwest.com 2019-03-24
  • 好战的北约应该负责打扫战场,包括难民安置、战后重建…… 2019-03-24
  • 王宝雨任天津市北辰区代理区长(简历) 2019-03-17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2-12
  • 简直不要命!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-02-12
  • 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士祎做客人民网 2019-01-11
  • 屈子何寻?那个叫屈原的人,原来离我们这么近…… 2019-01-02
  •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-01-02
  •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 > 重返1977 > 第九十四章 午餐

    排列三南方走势图:第九十四章 午餐

      尽管洪衍武、水清和水晓影在一起,尤为默契和谐。

      玩得也特别尽兴,就像是天生的一家三口一样。

      可俗话说得好,居家过日子也没有锅铲不碰锅沿儿的。

      哪怕真是一家子呢,肯定也有不对付的时候。

      这不,中午吃饭的时候,水清和洪衍武之间就有点闹别扭了。

      敢情这天出来玩啊,虽然水清没时间准备什么。

      那昨晚也煮了几个鸡蛋,装了一小盒咸菜。

      按她的打算,今天来公园给孩子买几个热包子,大人买点面包就可以了。

      这不是她抠门儿,而是这年头老百姓家,谁出来都是这样凑合一顿的。

      可洪衍武呢,偏不。

      眼瞅着快到饭点了,他非要去“老莫儿”请水清和晓影吃西餐。

      他的理由是,还没请水清在外面吃过饭呢。

      今天晓影又承认了他的新身份,那为了这个非同一般的日子,无论如何也得庆祝一下。

      孩子立场是无须多问的。

      别说早已经饿了,就是为了个“馋”字儿,晓影也肯定是坚定站在“西餐”的一面啊。

      只是水清却觉得去这么贵的地儿吃饭太奢侈了。

      于是为了哄孩子打消念头,她就告诉晓影说。

      “咱们还有好多动物没看呢。要是出去了,票就作废了。另外咱们下午也得早点回去,不能待太久了,爸爸多半会过来看你呢。你要看不见那些动物不后悔吗?”

      可没想到根本没容孩子权衡利弊,洪衍武一句话就轻易地破坏了她的节俭大计。

      洪衍武居然声称“老莫儿”和动物园通着的,从公园里头就能直接过去吃饭,回来也不用再买票。而且要是晓影没玩够,他下礼拜还愿意带他来呢。

      孩子听了自然高兴得又跳又蹦,嘴里直喊“万岁”。

      洪衍武呢,抱起晓影来就走。

      这样水清再难推脱,也就不得不同意了。

      但同意是同意,可水清的打算也是以尽量节俭为主。

      她曾经听人说过,两个人花五块钱就能在“老莫儿”吃一餐,心里打着就是这个“最低消费”的谱儿。

     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,洪衍武轻车熟路带着她们去了偏厅。

      找了处视野极好的靠窗的桌子坐下之后,根本连问她们都没问,就翻着菜单开始点菜了。

      当然,也赖她从没进过这么阔气的地方。

      从走进来起,她就晕头转向了。

      目光全被餐厅里豪华古朴的装潢、桌子上铺着橘黄的台布、亮澄澄的餐具所吸引。

      等坐下来呢,还得防着好奇的晓影去够桌上的椒盐瓶、烟灰缸。

      结果等到她想起菜单,有心过问的时候。

      站在一旁服务员已经收了钱,记完了菜离开了。

      她根本就不知道洪衍武要了什么。

      而随后等到菜一上桌,她才傻了眼。

      因为哪怕她再外行,光看内容,也知道这顿饭花费不菲啊。

      一瓶红葡萄酒,整条的烤鱼,一乍长的大虾,飘出奶香味的浓汤,滋滋冒油的烤肉串,敲开面包露出来的缶闷鸡。

      这任何一道菜,她估计都得好几块。

      最关键的是根本吃不了啊,这才是让她最不高兴的地方。

      当时人们的消费观念有个毛病,爱摆谱。

      讲究请客时多要菜,吃不了,才显得慷慨大方。

      所以她认为洪衍武也是这样,脸色一下就不好看了。

      可她和别人最大不一样的地方,就是特别善于替别人着想。

      念在洪衍武大手大脚也是出于一番好意,对自己和孩子的关心没得说。

      这事儿她也绝不会当众提出来,以免驳了洪衍武的面子。

      所以她的打算是,准备回去把饭钱还给洪衍武,再好好说说他。

      不过洪衍武是谁???

      察言观色一门儿灵的人精儿。

      根本不费力,他就看出水清不高兴了,而且也能大概其猜出原因。

      于是给水清倒上红葡萄酒的时候,就故意逗她说话。

      “清儿啊,生气长皱纹啊。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说出来好了,千万别憋在心里?!?br/>
      水清正没好气儿呢,冷淡地撅了他。

      “别瞎叫,叫姐。我没什么不高兴的,吃你的吧?!?br/>
      可好女怕男缠啊,洪衍武仍旧坚持不懈地逗她。

      “没有?不可能。你的眼神会说话,真是让我很尴尬啊?!?br/>
      这样水清终于绷不住了,情不自禁被逗笑之后,也终于承认了自己不高兴。

      “你别怪我扫兴,你太奢侈、太浪费了。你为什么要这么多菜???你平时花钱就这么冲呀?”

      水清压低了声音数落,没想到洪衍武却甘之若饴。

      “姐,你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女人。你管我,是真心为我好。我很高兴?!?br/>
      然后他一边给水晓影和水清布菜,一边又继续解释。

      “不过,你也误会我了。我很清楚,瞎摆谱这种事只会让你看不起我。真要是这样,花钱再多也不会让你高兴。你觉得我有那么蠢吗?”

      “那你还……”

      水清惊讶,有点不理解这自相矛盾的话。

      洪衍武则不紧不慢的补充。

      “我是说啊,如果这顿饭在我经济承受力之内呢?我没打肿脸充胖子,你又怎么想?”

      水清一转念,想到了他的家庭,自以为找到了答案。

      “嗯……我知道你家里很有钱,可这毕竟不是你自己挣的???你想想,咱们总不能一辈子都吃父母吧?所以养成这样的习惯还是不好?!?br/>
      没想到洪衍武竟然又笑了。

      “姐,你还是没明白。我是说凭我自己本事挣的钱。其实我从没有花过家里给的钱……”

      “你自己挣的?”

      水清实在不能不吃惊。

      洪衍武每天都在上班,他又哪儿来的外快呢?

      跟着她又想到了洪衍武和陈力泉屋里那些层出不穷的时髦衣服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和泉子不会是在卖服装吧?单位可不允许啊……”

      可洪衍武见她有点担心,却避而不谈这个话题了,并没有给她确实的答案。

      “哎,你别那么惊讶啊。算了算了,以后我再跟你慢慢解释吧。反正都是合法收入,你尽可放心就好。现在这个不是重点,咱们还是先谈谈在我能负担起的情况下,咱们应不应该吃这顿饭的问题吧?!?br/>
      水清没去刨根问底地追查洪衍武的金钱来源,这是对他的信任和包容。

      但她也有自己的生活态度,这方面她很执拗。

      就理所当然的说,“当然不应该。无论怎么样,奢侈和浪费都是不好的。艰苦朴素,勤俭节约,才是正确的。这是明摆着的,还用问吗?”

      只是她压根就没能想到,接下来洪衍武竟会以多么充足的理由反驳了她。

      “那你可就有点武断了。首先来讲,奢侈和浪费这个定义是靠什么来判断的?你看看这里,有外国人、有干部、有大学生,难道来这儿吃饭的人,他们都是奢侈浪费的?又或者他们的身份就比咱们高贵一等?他们吃得,咱们就吃不得?”

      “这……”

      水清不由卡壳了,但她也算才思敏捷,很快想起那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。

      “那人家也没超出需求???不像你这一气儿要了这么多菜,吃不了不就都剩下了?”

      可这个一点没难住洪衍武。

      “你怎么忘了,我今天可是带了两个饭盒装的那些蔬菜丝。如果吃不了,咱刷刷饭盒带回去就得了,我和泉子在外吃饭向来都是这样的优良传统。从没糟践过东西?!?br/>
      确实,这年头不讲究打包。

      要跟剩下东西不好意思带走的其他人比,洪衍武这样做,才是真正的不浪费。

      水清是真没话说了,而洪衍武却才刚起个头呢。

      “其次来说呢,我觉得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这两个词儿并非是褒义词。因为这两个词意味着客观条件的不允许,带着股子被迫降低要求的委屈劲儿?!?br/>
      “不说别的,咱们就说吃。过去物资匮乏的年月,不多的食品都只能用票证控制,平均分配。就是想不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行吗?可对正长身体的孩子来说,对需要营养的病人和孕妇来说,这难道是好事?难道一旦我们的物质丰富了,社会经济转好了,这还应该提倡吗?”

      洪衍武一边说,一边应景地从盘子里拿过烤肉串,用叉子分头撸晓影和水清的盘子里。

      眼看着晓影吃得分外香甜,水清也确实无言以对。

      而洪衍武还在滔滔不绝呢。

      “……从生物机能的角度来讲,人需要补充营养。如果营养不够,人就会生病。所以凡是人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吃点好的其实一点不过分。吃饭总比吃药强吧?我觉得需要有所控制的情况,只能是两种。营养过剩避免肥胖,和吃不了扔掉的浪费?!?br/>
      “咱们不妨再回过头来想想,当初提倡这两个词儿的初衷又是什么呢?难道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盼望能忍过一时之苦,去创造出更好的生活吗?难道不是为了求得有朝一日不用再艰苦,不用再节俭吗?难道社会主义就意味着这两个词吗?那为什么改革开放又直指改善人们生活,要让大家富裕起来?”

      说真的,这些道理全是水清从未曾想过的。

      此时,洪衍武在她的眼里已经无异于一位哲学家了。

    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偏偏洪衍武语气又忽而转为了温柔。

      “清儿,我还想再问问你,你认为我对你感情深不深?我又该怎么表示我的感情?咱们三个人之间到底又是什么关系?”

      他在孩子面前突然提到这个,让水清颇为不好意思。

      可见他问的既执着又认真,也只能难为情地小声回答。

      “你……你对我和孩子好,我都能感到,咱们……咱们以后当然是一家人?!?br/>
     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洪衍武笑了,立刻顺理成章的说。

      “……所以说啊,我的责任就是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,让晓影成为最快乐的孩子。这种幸福和快乐是包括物质和精神双方面的。吃一顿饭又有什么?在我看来,真感情就是为对方付出。不求回报的付出。而所有的付出里,首当其冲就是物质?!?br/>
      “假如一个人嘴上如何在乎对方,但又不给对方花钱,这算是什么?同样的,反过来说,你们俩能毫无负担地接受我的照顾,也就等于接受了我的情谊,承认了咱们的关系。你们如果介意,甚至拒绝我的好意,反倒会让我难过。对不对?”

      “是的,我知道你不在乎物质,更看重感情??晌镏时暇鼓芨纳粕?,同样是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只要能让你们过得好一些,我也会快乐的。甚至你的父母亲人,我也会当成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。难道今后我还不能孝敬自己的岳父岳母了吗?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    “当然,话说回来,过日子过得是个心气儿,再好的物质生活也得跟着心情转。精神还是高于物质的。如果你确实不喜欢我为你花钱,那你喜欢过什么日子,我就陪着你过什么日子。我要的毕竟是你真正的开心和快乐?!?br/>
      至此什么道理几乎都被洪衍武讲透了。

      嘿,无论愿与不愿,水清都只能投降认输。

      “哼,就你有理。反正……反正我是说你不过你的……”

      而见她那一脸悻悻然的意思,洪衍武也感到有点好笑,便又开始逗她。

      “清儿啊,咱们在外一起吃饭,就别不高兴了。实在要不行,你就学学孩子,化悲痛为饭量?!?br/>
      说着他又给水清盘子里捞了些缶闷鸡,嘴里跟念咒似的念叨。

      “……吃吧,吃吧,吃了这顿定亲饭,你可就是我的人了……”

      这下水清终于没忍住,彻底乐了。

      虽然又恼恨地掐了洪衍武一把,可眼里也全是笑意。

      “你怎么这么能贫呢?!?br/>
      可偏偏她这句抱怨,却让洪衍武不觉一愣。

      因为水清这副小女人的神情,竟然一瞬间与“糖心儿”样子重叠起来,让他心里突如其来泛起了苦涩。

      仿佛过去,“糖心儿”也是这么说过他的。

      曾几何时,他和“糖心儿”也是在这里吃过饭的。

      好像同样也是点的这些菜。

      至于位置……

      他不由自主地望向偏厅之外找去,结果一眼就痴了。

     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选择,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  • 新闻有温度——西部网新闻频道(陕西新闻网) news.cnwest.com 2019-03-24
  • 好战的北约应该负责打扫战场,包括难民安置、战后重建…… 2019-03-24
  • 王宝雨任天津市北辰区代理区长(简历) 2019-03-17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2-12
  • 简直不要命!男子开车窗偷摸狮子遭狂吼吓破胆 2019-02-12
  • 中粮名庄荟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士祎做客人民网 2019-01-11
  • 屈子何寻?那个叫屈原的人,原来离我们这么近…… 2019-01-02
  • 吉林省首届艺术节拉开帷幕 2019-01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