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听,盲童唱出心底的阳光 2019-06-11
  • 让现代金融服务贴近非洲百姓 2019-06-11
  • 调解员自创“平安小剧本” 2019-06-09
  • 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——我们家的报国故事 2019-06-05
  •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: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-05-31
  • 【视频】吴晓求:中国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很有信心 2019-05-31
  •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: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-05-29
  • 警惕冒充公检法骗术:要求缴纳保证金换取清白 2019-05-28
  • 【加拿大房产网加拿大新房加拿大房产信息网】 2019-05-28
  •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-05-08
  • 看见百姓生活 角落里的理发师 2019-04-29
  • 邓超陈冠希焦恩俊,刷新娱乐圈女儿奴新高度 2019-04-24
  • 亚冠-鹿岛vs上港首发:胡尔克缺席 对手仅派一外援 2019-04-24
  •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,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,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。 2019-04-23
  • 巩固全党全社会思想上的团结统一 2019-04-23
  •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号 > 大宇宙时代 > 第十一集 第十三集:诅咒之星与谈判 上

    网上购买11选5:第十一集 第十三集:诅咒之星与谈判 上


      第十一集第十集:诅咒之星与谈判(上)

      啪雷族是一个崇尚雷与电的二级宇宙明种族,确切的说,应该是二级宇宙明颠峰的种族,几乎已经半只脚踏入到了级宇宙明之中,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就可以成为真正的级宇宙明,更何况这个种族目前还有一名只传承了六代仍存的中年宇宙适应者,至少还可以活两年左右,而且应该还可以传承两到代,在此之前,啪雷族有很大的几率进入到级宇宙明中,所以,啪雷族可以说是一个成熟的宇宙明,虽然算不得充满朝气与希望,但是至少比那些已经开始衰弱的宇宙明强了许多许多。

      在大约两年多以前,啪雷族第集团舰队收到了一组奇怪的信号,这组信号来源非常奇怪,是用一种啪雷族目前所不具备的科技传送的,和传说中的空间通信技术很是相似,那要涉及到空间通信技术,那起码也得是六级宇宙明偏上才可能进行的,这可是近乎传说中的宇宙种族明啊。

      但是相比于这信息的通信技术而言,其内容居然是用最初级的0与1信号编写,也就是最简单的二元进制信息,这样的电信息只存在于一个明还没有离开自己母星时,而且是科技端落后的情况下才可能存在,一般来说,当明达到了一级宇宙明高级和颠峰时,就不可能再使用这样的电信号了。

      正因为如此,这组信号才会如此的诡异,使用着几乎难以想象与理解的空间通信技术,其内容却是连最低级宇宙明都不会使用的二元进制信息,若真要打个比喻,就仿佛最低级的叶虫正操纵着宇宙战舰那样,简直是不可想象与不能理解的。

      这只舰队是啪雷族明旗下的主战舰队,一共有两余艘宇宙主战舰,一千四余艘护航舰,以及超过五千的小型战舰及附属飞船等等,是啪雷族大方面集团军之一,也是啪雷族作为二级宇宙明颠峰存在的证明。

      而在接受到这段信号之后,这只集团军的指挥官,也是啪雷族的啪啪大酋长立刻下令,全舰队立刻向信号地点进发,要在最短时间内去到那个地点!

      就啪啪大酋长认为,这很可能是一个低级宇宙明无意中发现了高级宇宙明的遗迹,并且使用了其中的通讯设备,只可惜其科技不过关,该信息没有传递到他们的本族去,反倒是全宇宙到处乱散发了,所以这是一个已经开放的无危险高级遗迹,这是啪雷族腾飞的开端!

      当时,啪啪大酋长mō着自己长满绿毛的健壮肌肉xiōng口,裂开血盆大口笑了起来,他认为,这是他夺取啪雷族领酋长的好机会……

      于是,离这个星系并不远的啪雷族第集团舰队,在经过了近两年的空间跃迁航行后,到达了该星系,并且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。

      这个星系……居然是诅咒之星!

      “诅咒之星?那是什么?”

      在希望号的第五层,位于星际战团军营旁边的附属监狱中,这里可以说是希望号里放手最严密的地方,其旁边就是星际战团的总军营所在,二十四小时都有预知者与感应者存在,莫说是大型生命体了,便是苍蝇什么的也不可能飞离这里。

      希望号目前已经是最后一次跃迁的前夕时分,大约还需要十来天左右,就可以通过zer进行最后一次空间跃迁,而在这最后一次跃迁的前夕,正是希望号中军备最密集的时候,星际战士各个战团已经开始了紧急加练之类,所以这座监狱完全不存在越狱可能。

      在连续空闲了这些自称为蓝族级宇宙明的成员数个月之后,姚源与王光正,以及任涛,戚晓鸟,还有相关的军方高层人员,第一次与这些蓝族人见面交谈了。

      “……终于撤去创世粒层了吗?以及每天次的例行检查也终止,直到现在,终于确认我们没有危险了吗?”蓝6忍不住带有怨气的说道。

      他确实有埋怨甚至怨恨的理由,他是谁???蓝族的蓝6,级宇宙明的第六顺位继承人,蓝族这个庞大帝国,几乎拥有一个避难所的大部分权力的明的第六继承人,宇宙适应者,级宇宙适应者,这种种头衔都加于他身上,让他从小就是天之骄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近乎监禁的屈辱?莫说蓝族了,即便他落到任何宇宙明手上,除了啪雷族那样的野蛮种族以外,其余种族还不是会把他像神一样给供着?甚至可能的话,还会给他一部分权力,这就是他了,蓝6!

      但是在这里,他居然受到了这样屈辱的对待,当然了,和野蛮还是无关的,至少没有像啪雷族那样把大脑和神经系统全部挖出体外,然后泡入营养液中当成宇宙适应者罐头的好。

      蓝6的话虽然带着怨气,不过这些蓝族语言姚源等人自然是不懂的,只能够通过电脑进行翻译,结果翻译出来的语言毫无起伏,听起来就像是很普通的询问罢了。

      双方隔着一个巨大的透明玻璃彼此对望着,虽说蓝族所呼吸的空气成分与人类几乎一样,除了氧气含量稍高一些罢了,不过因为细菌感染等等问题,所以还是进行了隔离处理,更何况谁也不敢肯定这些蓝族人有什么特异没有,隔离开来对双方都有好处。

      蓝6在说这番话时,也在仔细观望另一端的姚源等人,那模样……除了毛发不是蓝sè以外,看起来就和蓝族人几乎同样,不过也有些让蓝6感觉疑huò的地方,比如这群人中的领分明是黑sè毛发,但是为什么站他身后的一些人却有着金sè,褐sè,乃至白sè毛发呢?莫非……这不是一个种族的飞船?而是许多个种族集合在一起的联合飞船吗?

      姚源等人听闻了蓝6的话语后,他想了想说道:“之所以监禁你们这几个月,而且每天例行检查,还有创世粒隔离,是因为我们无法确认你们是否具备着危险,我想你们也应该可以理解吧?诚然,我们人类的科技远远逊sè于你们蓝族,正因为如此,我们才更需要谨慎一些?!?br/>
      蓝6却是撇了撇嘴,他心里却是在想着,他妈的都已经远离原空间不知道多少光年了,莫非级宇宙明,不,应该是六级以下的宇宙明,还有什么方式可以相隔这么多光年进行瞬间传递吗?别开玩笑了,想折辱人就直接明说吧,何必找这些诡异的理由。

      “今天我们是第一次交谈,需要交谈的内容是……”姚源拿起了手上的一份件来,边看着边喃喃说道。

      蓝6却是狠下了心直接说道:“想要多少赔偿就直接明说好了,或者需要我为你们种族服务多久,若是我的寿命结束为止的话,至少要让我死在蓝族的飞船上,好吧,我知道这些无法抵消你们的损失,如果你们可以饶过我的xìng命,那么我可以做主拿出一套从二级宇宙明跨越到级宇宙明的科技出来,当然,只到级宇宙明初级,这已经是我的授权限,可以就让我活着,不可以就准备好被蓝族永世追杀吧!”

      说到最后,蓝6心里还是非常悲凉,因为他觉得自己开价低了,估计被杀死的可能xìng会非常大,毕竟一个蓝族的宇宙适应者,即便是级的,也比不了一个人类的宇宙适应者,特别是在有永恒者在场的时候,杀掉他的话,几乎可以分之的转换为人类宇宙适应者,无论是任何种族都会这么做的吧?

      第一次的,蓝6开始痛恨蓝族的封建制,他自己的权限限就是这么大了,他毕竟不是蓝族皇帝,而且即便是蓝族皇帝,估计也就比这个价值高出那么丁点罢了,若不是封建制,那他甚至可以拿蓝族所有科技来交换自己的xìng命……

      不过另一边,姚源等人却是愣住了,他们彼此对望起来,都lù出了一种诡异的表情,在场有两个半的思考者,几乎在短短瞬间里,他们就仿佛明白了什么,姚源当机立断的说道:“请稍等一下,你所要求的赔偿价值低,我们可能无法同意你的要求,不过本着都是宇宙适应者的情况下,我们还需要商量一下?!?br/>
      说完,姚源立刻便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这个房间,只留下蓝6一群人在那里理所当然的坐着。

      “殿下,看来这个明也拥有着和我们蓝族一样的明制啊,这么说起来他们应该是明种族了?!逼渲幸桓隼蹲迦诵∩岳?说道。

      蓝6理所当然的点着头。

      事实上,蓝族人所说的,是刚才姚源离开时的话语,商量……

      只有在彼此管理各自事情,也即是彼此神圣不可侵犯的情况下,才可能出现商量二字,若是帝王制,酋长制,以及神权制,唯一制等等,都只可能是命令,而不可能是商量,而那样的话,他们的xìng命就掌握在当权者的喜好上,而非理xìng的利益交换上,那就会添加多的变数了。

      而现在的情况则是,眼前这个所谓的人类明,很可能是一个明的,拥有着最神圣封建意识的种族,这是一个明的种族,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种族……

      他们的xìng命,很可能可以保存下来了。[email protected]。
  • 听,盲童唱出心底的阳光 2019-06-11
  • 让现代金融服务贴近非洲百姓 2019-06-11
  • 调解员自创“平安小剧本” 2019-06-09
  • 崇尚英雄 精忠报国——我们家的报国故事 2019-06-05
  • 彭佳慧街头拥吻小16岁嫩男 前夫首发声:一起保护这个家 2019-05-31
  • 【视频】吴晓求:中国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方面很有信心 2019-05-31
  • Siri被小米小爱同学完虐 苹果发飙:疯狂招人补足短板 2019-05-29
  • 警惕冒充公检法骗术:要求缴纳保证金换取清白 2019-05-28
  • 【加拿大房产网加拿大新房加拿大房产信息网】 2019-05-28
  • 驻工商总局纪检组问责9名司局级干部 持续发力 2019-05-08
  • 看见百姓生活 角落里的理发师 2019-04-29
  • 邓超陈冠希焦恩俊,刷新娱乐圈女儿奴新高度 2019-04-24
  • 亚冠-鹿岛vs上港首发:胡尔克缺席 对手仅派一外援 2019-04-24
  • 咱主张不由市场发挥全部作用,是因为市场受需求引导,而需求又分正义需求和邪恶需求。 2019-04-23
  • 巩固全党全社会思想上的团结统一 2019-04-23